Category Archives: Life

胡言乱语

先是 iOS 6 的事情
一直在衡量、考虑是不是要升级到目前的 beta 1 试试。很想体验一下输入法的改进,但是其他的特性似乎不是多么重要。
不过如果要测试一个不稳定的系统还是要保证随时有备用,所以还是再等等,顺便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我还不知道的 bug 报告。


最近到 linode jp 的线路也出问题,这样的话我这里可以得到的所有线路就都不再靠得住,不是高延迟就是低速度
现在勉强用着 hk 的线路,延迟倒是很低,但是速度也实在一般,大概只有 50k/s 左右。其实呼和浩特到日本与到香港的直线距离差不多,最近的是蒙古国,难道要开发一个…
要不然我去河北省吧…


已经是几次想从 Gnome 换到 KDE 了,怎奈 KDE 这家伙总是有那么一些问题没办法解决
用 linux 很困扰的一点就是有问题没办法解决。去搜索吧,中文搜不到,英文不会搜;问人吧,懂的人懒得理你,不懂的人让你用 windows ;自己修吧,小问题不知道出在哪,大问题知道在哪也没不会修。
其实如果能给 windows 准备 iproute 和 dnsmasq ,我扭头就换过去了


貌似我赶上了 SoundCloud 的末班车,注册之后热度迅速下降啊,难道是混论坛时候的沉贴神技又起效了?
话说我承诺的完整翻唱已经坑了很久了。不知道是本子性能实在不行,还是 mactype 之类的东西干扰了什么东西,录出来的东西总是出现问题,也没什么心情和时间去排查。一直坑着吧,等什么时候我打算解决一下,或者干脆等到换了电脑


最近发现圈子里很多人都越来越不活跃了,大概是都现充了吧
也确实应该在这一段时间认真找个事情做了,至少可以不用再回去上学,而且还有可能把学费拿来换个笔记本什么的,不过这样的事情总是不能期待的

土鳖在博客上启用了 markdown

某个土鳖终于弄清了 markdown 是什么神奇的东西,感觉好神奇好神奇啊,好方便好方便啊…于是在这个 wordpress 上装了个插件启用 markdown …
然后震惊的发现一直在用的 <code> 样式的 wp 插件 CodeColorer 貌似和 WP-Markdown 配合起来有一些问题,行号会变得非常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
于是换用了 Crayon Syntax Highlighter 这个插件。由于这个插件只把 <pre> 变成之前那样,所以之前在日志中插入的 <code> 都需要换成 <pre> ,但是由于只要打开编辑器,那些代码都会被 wp-markdown 这个东西转义成 markdown …挨个修改工程量太大,于是放弃了…其实先关掉插件再改还是很方便的,但是作为一个懒人…反正不影响 html audio tag 就行。


PS.于是日志评论也支持 markdown 了,有需要的可以试试
PS2.其实就是随便折腾一点东西写出来凑数 ==Y

反方向的钟

在 A 站听到周杰伦 04 年的演唱会,突然感觉我老了。

那个时候还是小学,收集着干脆面、泡泡糖里面的卡片,在家里开的模型店玩迷你四驱车,和一群院子里的小孩围着玩一台 GBC ,偶尔在晚上放学之后去游戏厅打一会街机。
就是那个时候,一天在一个大哥哥家看柯南,在他的 CD WALKMAN 里第一次听到了周杰伦的 Jay 专辑。

后来就是初中的时候了,没有再继续玩模型,周围的朋友没有人买 GBA ,游戏厅进化成了网吧。
还记得当时每天都要守着旅游卫视看那个叫做“游戏东西”的节目,主持人是栾评姐姐和王燕姐姐,还有游戏解说煲机仔。后来节目做不下去转型榜样东西东西动漫社。我到现在还保留的第一期东西动漫社杂志附带的栾评海报。当去年看到栾评出现在《魔怔世界4:三季稻的传说》里的时候简直震惊了。

和小孩子们聊天的时候越来越感觉到和他们的代沟,哪怕我只是比他们大两三岁,也会感觉老了很多。我知道其实代沟是伪命题,人们成长的环境才是那条深沟。
好想回到过去看看,但是去哪里才能找到那个反方向的钟?

活取熊胆

对于活取熊胆,看起来很多人都认为“活取”太残忍,但是他们都忘记了另一个关键词“熊胆”。
我不认为因为“残忍”就应该反对,而是要看这么做的目的。熊胆的药用价值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也非常明确熊胆的药效是有合理、廉价的植物替代的,那么仍然坚持使用熊胆入药就是非常反科学的行为。

关于对动物的保护,我一直认为要反对“不以改善饮食为目的的杀戮”,而不是单纯的反对杀戮。
氨基酸是合成蛋白质的原材料。人体所需要的全部氨基酸中有 8 中无法通过自身合成,必须通过食物进行摄取,而这 8 中必须氨基酸里并不是所有都可以通过植物获得。简单的说,不食用动物材料食物,人类个体就无法正常生存。或许贝爷的嘎嘣脆能够提供那些的氨基酸,但是我认为一般人没有贝爷那样的接受能力。
因此,在改善饮食平衡性目的上的对动物的猎杀是必要的、合理的。
我一直坚持认为素食主义,尤其是纯素食主义,是反科学、反智慧、反人性、反自然规律的文化(前提是可以称得上文化)。

另一个角度上说,如果残忍是反对杀害的充分条件。
难道动物以外的其他生物就不需要保护么?
植物、昆虫、微生物也是有生命的,苹果树的孩子们就在你的 Salad 里,丛林里某只小虫子正在伺机报复杀害她丈夫的贝爷,蘑菇在为死去的亲人哭泣…
要不要保护呢?
那你就吃石头过日子吧…

杂谈

Path 乃这是自寻死路!
没有提示直接访问通讯录已经是相当恶心的做法了,竟然还在用户用户已经提出删除帐号申请之后自动对好友关系进行操作,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由于对于 Path 相当依赖,我还是打算再看看事情的进展,但是忍耐是有底线的,适当时候就要做出删除帐号的决定。

看看人家 22 岁结束时候都干了啥
hELLoELL 为 22 岁结束准备的礼物是出售自己的明信片。会不会需要在 22 岁刚开始的时候计划一下自己 22 岁即将结束时要做些什么?
突然感觉非常难过,原来自己已经 22 岁了,一个 22 岁的废柴已经要计划自己的 23 岁了么。想做的事情太多,但是几乎没有一个能够达成。难道人不是应该在还年轻的时候尽量的找死么,等到真正有能力、实力尽量找死的时候就已经离死不远了吧,不由得越想越难过。

算是噩梦吗
昨夜梦到开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都出现在教室里,聊天中我还提到自己在休学不是来报到的,然后一个场景里不知为何我和学生们冲上一个陡峭的斜坡,我爬到一半就以一个波斯猴子的姿势滑下来了,之后就忘记了,醒来之后非常庆幸这是在做梦。只是这个梦是有什么寓意的么?

为什么要保护韩寒
在我看来韩寒一个人对开启民智所做出的贡献绝对多于整个 twitter 上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说, twitter 上每天的人们和乌有之乡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偏左一个偏右而已,都是一帮对于这个国家完全无力的家伙。只有韩寒可以凭借自己的知名度和直率的性格,让更多人,更多普通人,更多不关心领导是谁任命的普通人,更多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普通人明白了这个国家的运作会对他们的下一顿饭有什么影响。而且,韩寒的收入来源是很明确的,大家都知道他通过写书和赛车赚钱,这会让大众更容易相信这样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像某个胖子一样因为总有花不完的钱而让人感觉不真实。

欲说还休
平时在 twitter 上吐槽太多,总想在博客里写一写什么东西,却没有什么真正值得说一说的。有时候想写写政治,却但是一旦敏感会影响到主机上其他站点的访问;有时候想写写小事,却因为写不出很多内容而否决;有时候想抱怨生活里的不满,却担心这样的日志显得自己太矫情。于是很多时候我会打开 wordpress 的后台发呆,什么都没做之后关掉这个标签页。

~~~~~~~~~~~~~~~~~~~~~~~~~~~~~~~~~~~~~~

Google translate 告诉我 杂谈 的英文就是 zatan ,这让我十分诧异…

2011 个人年度之最奖

受到某王姓大叔日志启发写一个吐槽向年度之最奖,其实 url 都是直接抄来的…

年度人物:糖果
年度动画:银魂(节操什么的还是扔掉最好)
年度最佳综艺节目: Saturday Night Live
年度最佳网络服务: Path (1)
年度最差网络服务: Facebook (令人看不懂的更新)
年度电子玩物: Palm Pre (只能拿来玩)
年度最爱掌上设备操作系统: webOS
年度最爱桌面浏览器: Opera (虽然我不用)
年度最爱软件: Hotot
年度最搞笑品牌: HP
年度最佳保姆: Moja
年度最佳语言:汉语普通话
年度最佳机器语言:老爸的计算机故障描述
年度最碉堡食物:切糕
年度最碉堡生意:切糕
年度最碉堡民族:切糕
年度最佳监狱:衡水中学
年度最佳农作物:动车车头
年度最佳版本号: Firefox
年度最佳情侣:Seth & Stefon
年度最佳网站: ACFun
年度最佳歌曲:三遍以后我就忘了原版怎么唱的了
年度最佳舞蹈:少主换成高清来了
年度最佳演员:东尼大木
年度最佳物理学:教练 你教我的假摔技术不顶用啊

别做侠客!

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人提出了“不做看客做侠客”的口号呼吁人们出手救人于危难,但是在我看来这种口号简直就是危险至极。

南京彭宇案之后,很多人选择不再那么关心别人的死活,因为他们明白“法律不会罩着我”,于是我们看到了小悦悦遇车祸无人施救。
而倡导做侠客的口号则很容易把人们带如另一个极端,因为“舆论和道德都罩着我”,于是我们看到了驾车冲撞飞车抢夺嫌疑人导致伤亡。

关于某个驾车冲撞飞车抢夺嫌疑人导致伤亡的案件。“司机在追击劫犯时为躲避对面来车撞上劫犯车辆导致劫犯死亡”,其实这是明显鲁莽驾驶和交通肇事,但是这样的案子竟然是可以认定司机无责的,原因更是荒诞的“中国没有相关法律,只能根据正当防卫相关法条进行认定,抢劫属于严重犯罪行为,在案犯实施犯罪过程中反抗造成伤害至死亡的可以认定为正当防卫”。
如果放任这种所谓的见义勇为,长此以往我们会得到一个“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社会,人们会用致命暴力对非致命犯罪进行反击甚至报复。

中国是没有好心人法案的国家,真正的好心人无法受到法律的保护。其实即便按照计划在明年推出相应的法案,也一定会存在误读。其实好心人法案是对救助行为有严格规定的,不是为所欲为。
另一个方面,很多事情不仅是没有为好心人免责,更是没有对责任人纠责。小悦悦的事情里除了主要责任的肇事司机,父母作为也有相当大的责任。欧美国家认为孩子是国家的财富,所以用各种形式进行保护,我们甚至听说过父母因为把孩子养的太胖而被剥夺监护资格。而在中国,人们认为还是父母的财产,受父母的支配,很少有被认定责任的情况。(跑题)

中国人向来重道德、轻法律,而且中国的法律不仅缺失,而且靠不住。但是即便在法律制定和执行都有问题的情况下,鲁莽的侠客行为都绝对不应该是被现代社会所倡导的。

~~~~~~~~~~~~~~~~~~~~~~~~~~~~~~~~~~~~~~~~~~

呃,貌似整个日志思路很混乱…
总之,侠客不适合出现在现代社会。

怎么说和听什么

我怎么说
经常在 timeline 上面看到很多异常优美的文字,浪漫、深沉、神秘、诗意,总是让我毛骨悚然。我甚至根本没觉得这个是一个人类应该在微网志上使用的语言。

夕阳西下,红树芦荻。风吹过,芦苇飘荡,房舍隐现。鹊山峻峭,金色的黄河咆哮而过。

何必这么复杂

傍晚,树林里,刮风,水里长草,挡住了屋子。石头山,黄河里全是沙子。

没有太优美的语言,同时也不要有太多肮脏的词句。实际上我在很小心的使用着粗口,尽量不进行单纯的谩骂,而是带有笑料的吐槽。我希望人们看到我发布的信息的时候可以笑,哪怕是苦笑,而不是烦躁。
在我看来微网志就是拿来放屁的,但不是拉屎的,漂亮话我会写进博客,前提是写的出来,屎则放进厕所,赶快冲走。

我听什么
Follow 什么人是完全不需要特别限制的,但是原则上这个人必须有趣,如果这个人就是来添堵的,我不如去福利院坐着。但是我不会轻易 unfollow ,所以会谨慎 follow 。
前段时间 unfollow 了老鼠,虽然这个人在我的圈子里是很重要的人物。我不介意他是不是骂了我的圈子里的另一个人,但是每天带着“纱布”二字,并且只用来谩骂,这就不再是有趣了,况且他小号的一些内容我早就不能接受了。
而 block 这种操作,在我看来是非常严重且不能轻易使用的,我只有在看到 spam 的时候才会毫无顾忌的 B 掉。一般来说 block 对于不是 spam 的人,涉嫌谩骂和任何形式刷屏的活动人士 B 掉(比如艾胖和北风这些疯子),当前阶段的同学 B 掉,原则也是很简单的,这些人通常不有趣,并且会在我的现实生活中带来不快。
当然我并不是不关心社会进程,只是关心普通人超过这些很活的很好的人。

二三事

前几天吐槽了艾胖子的事情,只是觉得这个事情搞笑且不合理,然后就有人开喷了,声称反正是合法的。借用郭德纲的话说:“你跟他谈艺术,他跟你谈道德。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品位。你跟他讲表演,他跟你讲法律。反正老是他对。”

不否定还是有现代诗是很有文化价值的,但是我只是觉得现代诗根本不是诗,随便是什么文体都好,绝对不是诗

最近总是在夸 Opera ,其实我是很喜欢 Opera 的,除去 Opera mini 云墙的特殊情况不说,这家公司应该算是浏览器行业的良心了。
在我看来业界良心的要求首先是要对行业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并且没有利用自身优势恶意阻碍竞争对手发展。而能不能做出优秀的产品并不是我关注的。
试想如果 Opera 为标签页、鼠标手势、快速拨号申请软件专利,别的浏览器都不用玩了。避免重复制造轮子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除了 Opera ,我认为 IBM 也是绝对的业界良心。 IBM 常年为各种开源社区贡献大量代码,帮自己也帮助 Linux 的抵抗着专利流氓 SCO 常年的诉讼骚扰,在所涉及到的各种科技领域走在最尖端,超级计算机华生惊艳亮相震惊世界。
相对而言个人不认为 Apple 是业界良心,虽然产品都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利用专利到处诉讼,难道人品可以这样败么。莫撩骚,撩骚挨飞标。
当然像 Rambus 这种靠专利费吃饭的东西,还有世界一流专利流氓 SCO ,以及收购 Sun 之后异军突起的专利流氓 Oracle ,这些都是战斗力极高的渣渣…

我需要在这里稍微理一下网络问题的种种线索
1、从电脑到接入外网的第一个路由之间的延迟约为 50ms ,而从北京访问这个路由的只需要 20ms ,从香港访问的延迟是 60ms
2、家中电话线路极其混乱,可能存在缺少分离器的问题,网络设备在电话线路的末端, ADSL modem 已经用了很多年
3、出口线路的访问都会经过联通在北京的节点,但是北京访问速度、延迟正常的外国机房在这里都异常,而且好像凡是我用过的机房都会渐渐慢下来
4、每天晚间会出现一段时间的网络状况异常,不区分目标 IP ,延迟和带宽没有明显变化,但是各种访问都缓慢
5、 LA 机房平均每天出现大约半小时的高延迟、高丢包,不过这个机房已经悲剧了,不用继续研究
6、最近叉烧同学的 API proxy 在 twitter for iPhone 上正常,但是在 hotot 提示认证失败,但是域名访问没有遇阻

~~~~~~~~~~~~~~~~~~~~~~~~~~~~~~~~~~

果断完成了每月一篇的日志,心情很舒畅。

Coming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