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Path 乃这是自寻死路!
没有提示直接访问通讯录已经是相当恶心的做法了,竟然还在用户用户已经提出删除帐号申请之后自动对好友关系进行操作,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由于对于 Path 相当依赖,我还是打算再看看事情的进展,但是忍耐是有底线的,适当时候就要做出删除帐号的决定。

看看人家 22 岁结束时候都干了啥
hELLoELL 为 22 岁结束准备的礼物是出售自己的明信片。会不会需要在 22 岁刚开始的时候计划一下自己 22 岁即将结束时要做些什么?
突然感觉非常难过,原来自己已经 22 岁了,一个 22 岁的废柴已经要计划自己的 23 岁了么。想做的事情太多,但是几乎没有一个能够达成。难道人不是应该在还年轻的时候尽量的找死么,等到真正有能力、实力尽量找死的时候就已经离死不远了吧,不由得越想越难过。

算是噩梦吗
昨夜梦到开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都出现在教室里,聊天中我还提到自己在休学不是来报到的,然后一个场景里不知为何我和学生们冲上一个陡峭的斜坡,我爬到一半就以一个波斯猴子的姿势滑下来了,之后就忘记了,醒来之后非常庆幸这是在做梦。只是这个梦是有什么寓意的么?

为什么要保护韩寒
在我看来韩寒一个人对开启民智所做出的贡献绝对多于整个 twitter 上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说, twitter 上每天的人们和乌有之乡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偏左一个偏右而已,都是一帮对于这个国家完全无力的家伙。只有韩寒可以凭借自己的知名度和直率的性格,让更多人,更多普通人,更多不关心领导是谁任命的普通人,更多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普通人明白了这个国家的运作会对他们的下一顿饭有什么影响。而且,韩寒的收入来源是很明确的,大家都知道他通过写书和赛车赚钱,这会让大众更容易相信这样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像某个胖子一样因为总有花不完的钱而让人感觉不真实。

欲说还休
平时在 twitter 上吐槽太多,总想在博客里写一写什么东西,却没有什么真正值得说一说的。有时候想写写政治,却但是一旦敏感会影响到主机上其他站点的访问;有时候想写写小事,却因为写不出很多内容而否决;有时候想抱怨生活里的不满,却担心这样的日志显得自己太矫情。于是很多时候我会打开 wordpress 的后台发呆,什么都没做之后关掉这个标签页。

~~~~~~~~~~~~~~~~~~~~~~~~~~~~~~~~~~~~~~

Google translate 告诉我 杂谈 的英文就是 zatan ,这让我十分诧异…

5 thoughts on “杂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