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取熊胆

对于活取熊胆,看起来很多人都认为“活取”太残忍,但是他们都忘记了另一个关键词“熊胆”。
我不认为因为“残忍”就应该反对,而是要看这么做的目的。熊胆的药用价值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也非常明确熊胆的药效是有合理、廉价的植物替代的,那么仍然坚持使用熊胆入药就是非常反科学的行为。

关于对动物的保护,我一直认为要反对“不以改善饮食为目的的杀戮”,而不是单纯的反对杀戮。
氨基酸是合成蛋白质的原材料。人体所需要的全部氨基酸中有 8 中无法通过自身合成,必须通过食物进行摄取,而这 8 中必须氨基酸里并不是所有都可以通过植物获得。简单的说,不食用动物材料食物,人类个体就无法正常生存。或许贝爷的嘎嘣脆能够提供那些的氨基酸,但是我认为一般人没有贝爷那样的接受能力。
因此,在改善饮食平衡性目的上的对动物的猎杀是必要的、合理的。
我一直坚持认为素食主义,尤其是纯素食主义,是反科学、反智慧、反人性、反自然规律的文化(前提是可以称得上文化)。

另一个角度上说,如果残忍是反对杀害的充分条件。
难道动物以外的其他生物就不需要保护么?
植物、昆虫、微生物也是有生命的,苹果树的孩子们就在你的 Salad 里,丛林里某只小虫子正在伺机报复杀害她丈夫的贝爷,蘑菇在为死去的亲人哭泣…
要不要保护呢?
那你就吃石头过日子吧…

2 thoughts on “活取熊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